客家人的鬼神信仰

分享到:
2020年06月15日 10:31:10

□鐘贛州

關于鬼神信仰,說它是一種陋習也不為過。但多元的社會也該多點寬容,少點苛求吧。遙想客家先祖南遷之際,一路顛沛流離,歷盡艱辛,所到之處生存環境惡劣,加上醫學不發達,一旦遭遇天災人禍,根本無法應對。因而趨吉避兇的的心理需求愈加強烈。既然無法左右自己的命運,客家人只好寄希望于神靈。因此不管是哪路神仙,何方神祇,只要能夠保佑家族平安,子孫興旺,就一概頂禮膜拜。因為對陌生環境的畏懼,一些附會鬼怪的異端邪說也隨之出現,使得人們小心謹慎,誠惶誠恐。鬼神信仰,就此產生。

客家人心目中的神來源廣泛,既包括各自的祖宗,更涵蓋、糅合了儒釋道三教的各路神佛。他們和諧共處,互相滲透,互為依存,確實是客家地區的一道獨特風景了。比如瑞金的城鄉大地上,就曾經遍布眾多的庵場廟宇,祀奉著五花八門的各種神佛。本土的、外來的,神仙、佛主、天神、地神、圣賢、鄉賢、忠誠義士、文臣武將等等,應有盡有。此外,還有未入寺觀廟堂的山神、河神、火神、花神、樹神、灶君、五谷神等等。真是萬事萬物皆有神。

舊時求神拜佛之風盛行。逢年過節、初一十五、紅白喜事之時,那是例行燒香。而客家人的朝神旺季,卻在每年的農歷八月。是時,各地庵場廟宇真是盛況空前,香客擠破門檻。像邑內的銅缽山、東禪庵、羅漢巖、烏仙崠等地都是歷史悠久的香火鼎盛之所。此外,不少人還遠至汀瑞交界的歸龍山朝覲。盡管不一定知悉神祇的具體名號,但絲毫不影響人們的信奉熱情。比如歸龍山的羅公菩薩,就有人以訛傳訛稱其為“羅光菩薩”或者“鵝公菩薩”的。而歸龍山上的羅公菩薩因為外地信眾遠超當地,所以瑞金又有“羅公菩薩———照遠唔照近”的民諺。這個時段,有的地方還同期舉行廟會,比如九堡圩的萬壽宮、官場圩的關帝廟,每年八月都有唱“半班”戲,自初一一直唱到十五。為了體現敬神的誠意,八月朝神之際,家家戶戶都要把廚房、飯廳里的各項家什搬出來清洗,俗稱“洗盆甑”。初一那天還要吃齋,像瑞金北部的丁陂、瑞林等地甚至都要齋上一個星期。

孔子曾經說過,對鬼神應“敬而遠之”,客家人也不另外,他們對神明的“敬”是供奉、祭拜;而對鬼怪的“敬”則是禮送、安撫。人們普遍以為,諸多災難、疾厄都是鬼怪作祟所致,而鬼怪之所以作祟,無非是為誆騙衣食而已。所以鬼怪千萬不可得罪,什么“擺子鬼、迷魂鬼、吊頸鬼、落水鬼”等一律禮送。但凡見得路口有祭祀殘留的香燭、米飯和燒化的紙灰的,都屬于這么一類。災禍嚴重者,還有延請巫婆神漢畫符、作法,用七星劍或桃樹柯驅鬼的。其實,客家大地的村頭路邊,本就多有“厲壇”,那是善心人士出資,為孤魂野鬼營造的棲身饗食之所。

在客家人樸素的觀念中,既已為神,必然居住在天上;而鬼怪當然只能屈居于陰間了。陰間,又俗稱“世下”。其實天上、陰間誰都沒去過,鬼神誰也沒見過,他們就像是一種無形的威力存在,影響著人們的日常生活和口語交際。例如客家話中的一些極致夸張,也和鬼神有關。假如一個人長得特別的高還特別的瘦,瑞金人往往這樣形容他:“天般高、鬼般高、世下般高”,“天般瘦、鬼般瘦,世下般瘦”。在瑞金話里,好像所有形容詞都可加上“天般、鬼般、世下般”這些前綴來加重夸裝的程度。其次,像什么“鬼都會嚇死”、“鬼都會累死”、“鬼都會氣死”這些語句,其實是省略了“何況是人呢”這個后綴比照的。凡是作用于人身上的極端動作和感覺,都可以套用“鬼都會○死”的模式來夸大其詞。另外,帶有“鬼”的詞匯多數含貶義,比如“鬼刁”、“奸鬼”、“鬼畫符”、“鬼形爛相”等等,說明鬼是很不受人待見的。

因為相信“舉頭三尺有神明”和因果報應,其實當年客家地區的鬼神信仰一直在左右著人們的社會生活,約束著人們的道德行為。在普遍的鬼神信仰之下,也構建起一個個相對安定和諧的客家社區。

中國瑞金網新聞熱線:0797-2557296

益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