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醫藥文化

分享到:
2020年06月08日 10:04:12

□邱金湟

客家先民是從中原南遷的漢系民族,所以一般居住在貧窮山區,即使落腳最好的也不過是城市及圩鎮邊沿地帶??上攵?,伴隨著的便是先天的貧窮落后。然而,客家人在惡劣的環境和長期與疾病作斗爭中,形成了獨具客家特色的醫療保健和醫藥文化。

首先,客家人雖然大部分屬于體力勞動者,但卻很注意環境衛生,養成了良好的衛生習慣。如驚蟄日為老鼠嫁女日,家家戶戶煮毛芋子(喻剝老鼠皮),炒玉米、黃豆(喻炒蟲子),屋周邊撒石灰,防蟻蟲滋生。端午節喝雄黃酒,房屋四周噴灑雄黃酒,說是防蛇蟲入宅。并且,家家門楣插菖蒲、艾條以辟邪,晚上用菖蒲、羅漢樹枝等煎成藥水洗澡。到了春節,家家戶戶打掃衛生,居室、灶臺、門前屋后做到“六面光”。

舊社會,即使小城市的醫療設備也很差,幾乎沒有醫院。鄉村就更不必說了,只有少數圩鎮有個別私人診所。如果,距圩鎮較遠的地方要請醫生,必須雇請轎子方肯出診。所以,一般貧窮的家庭是負擔不起的。于是,客家人在與疾病的長期斗爭中摸索并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醫藥保健文化。

客家人經過長期的觀察和應用,把遍布田間地頭、高山深谷的草藥用來治病,居然還解決了缺醫少藥的困境,創造了挽救生命的奇跡。如一般的感冒用蔥姜煎湯;退燒用牛欄內干牛糞煎湯;止嘔用灶心土煎水(灶是土坯磚砌的);止咳用枇杷葉煎水煮冰糖;痢疾用“金珠裝撮斗”草擂汁服;風濕骨痛,用“石老鼠”(土田七)擂汁服;瘡疔用小葉魚腥草搗爛外敷;茅根燉老鴨,善治鼻出血;蛇咬傷用七葉一枝蓮內服外敷;脾胃虛寒用艾草做米粿吃;口眼上火用臘籽(女君子)對一個雞蛋一個鴨蛋隔缽煎水吃。這些人人通曉,卻未成文的藥方成了客家人無醫而治的良方。

客家人還有一個更廉價又不藥而愈的治病方法,那就是刮痧療法。刮痧療法有三種:刮痧、捉痧、鉗痧。刮痧,是用碗、銅錢或姜片在人體的胸、背、手臂等處蘸水反復刮擦,直至皮膚刮得深紅而又覺得舒服為止。捉痧,是用食指和拇指在人體的手臂、胸、背的肌腱處,有順序地用力夾緊而又放松的一種手法。鉗痧,是用食指和中指在人的鼻根、頸、胸、背部肌腱處用力夾緊而又放松的一種動作。這三種方法通稱為刮痧療法。這些不藥而治的療法,能使患者激活神經,疏通人體血脈,起到通經絡,祛風濕,增強人體抵抗力的作用,對于風寒感冒、濕氣入肝肺的病人有很好的療效。

客家人還有一種心理療法。咋看起來是有些迷信而荒誕的做法,但有時也有一定的作用。那就是誰家小孩或大人晚上睡覺常常處于驚嚇狀態,女主人往往會在晚上掀起銨鐙(灶間盛熱水的用具)高聲呼喊:“XXX,在田間地頭,河邊橋頭嚇里———歸來歇眼(睡覺)噓!”這樣連喊三遍,并連續呼喊三個晚上。還有一種,是兩個婦人到患者摔倒的地方“兜魂”。在那里用神飯、香燭敬完神后,一個帶頭的人說道:“XXX,冇驚冇嚇歸來歇眼(睡覺)噓!”背后的婦女用衣裙兜著“魂”接應說:“歸來哩!”這樣,一路上時不時叫喊著,一直把“魂”送進病者臥室床上為止。也許是病人在心理上真的覺得丟了的魂已經找回來了,病情也就慢慢好了起來。

客家人在缺醫少藥的艱苦環境里尋求自救,并在長期與疾病作斗爭中探索和積累了許多寶貴經驗。同時,還很注意預防為主,并懂得食療相助。如客家酒娘浸草藥,藥食同源的擂茶、仙米凍、艾米粿,還有解熱消暑的涼茶,夏枯草、魚腥草等。所有這些,都為客家人的身心健康和發展醫藥文化起到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中國瑞金網新聞熱線:0797-2557296

益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