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鳴聲里的鄉村

分享到:
2020年05月25日 10:33:18

□鐘贛州

自古以來,人就對雞深懷好感,十二生肖中,雞也是唯一的家禽。雞和人類的密切關系,早在《詩經》里就有記載,如:“雞棲于塒,日之夕矣,羊牛下來。”“雞既鳴矣,朝既盈矣。”宋詩名句“人家在何許,云外一聲雞鳴。”大家也并不陌生。自從雞成為家禽起,鄉村里就多了一道美麗的風景。

雞被冠以“德禽”之美稱,源自漢代《韓詩外傳》:“頭戴冠者,文也;足搏距者,武也;敵在前敢斗者,勇也;見食相呼者,仁也;守夜不失時者,信也。”不過,這“文、武、勇、仁、信”五德,看起來只是雄雞才有。古人將其與道德掛鉤,實在也是雞的無尚光榮。在婚嫁彩禮的奩單上,雞也要寫成“德禽”。

民俗中,雄雞還是守門辟邪的神物,金雞報曉時,“雄雞一唱天下白”,那些在夜間作祟的鬼怪只好逃遁。在老家,人們還將雞啼聲解讀為“夠食夠用呃!”“夠食夠用”或許就是當年他們理想中的幸福生活吧。

雞,在客家地區被當作“頭牲”,過年的時候,家家戶戶都要殺雞祭祖。除夕的早上,觳觫不已的公雞還是逃不過在廳堂里挨宰的命運。這時,孩子們就會從公雞尾巴上拔上一把鮮亮的羽毛,把它們穿到戳有四孔的銅錢上,做成一個個雞毛毽子。正月里,又處處是踢毽子的嬰戲圖景。

母雞下蛋前是“雞孌”,下蛋后就變成“雞婆”了。初生母雞還沒有專屬雞窩,母親就在洞水的門角處用磚頭壘了個新窩,墊好稻草,還特意放上一個用蛋殼復原的“惹竇蛋”。早上喂雞時,母親一把抓住那只母雞,中指往雞屁眼里一模,就知道它當天下不下蛋。如果有蛋,就它提到新的雞窩里,怕它逃走,還在不忘蓋上一個籃盤子。蛋一下完,母雞就打鳴:“咯咯咯咯嘎!咯咯咯咯嘎!……”分明就是在向主人邀功。母雞下蛋到一定數量,就要“賴抱”。有的時候,母親就挑十幾個雞蛋放到雞窩里,讓“賴抱婆”去孵化。關于孵小雞,還曾有過驚喜呢:一只一直不怎么受關注的母雞,某一天,居然帶著一伙小雞從外面回來。后來,母親終于在自家的柴草堆里,發現一個孵化過的雞窩。雞還小,只能吃米,子貴母榮,此時母雞跟著起沾光???,一伙黃毛茸茸的小雞,低頭啄米,還不時發出愉悅的唧唧聲。此時若是同類過來搶食,母雞立馬就毛羽舒張,一躍而起,對準來敵,張嘴就啄,就連一貫強勢的雄雞也得避而遠之。母雞帶著小雞去野外找蟲子吃的時候,如果遇到蛇、老鷹和黃鼠狼這類的強敵,便會一邊迅速把小雞攏到自己腳下,一邊連續發出凄厲的尖叫。愛自己的小孩,連母雞也會。

那時,老家的集市上也常有小雞出賣。“表嫂,你的雞子幾多票子一對?”奇怪的是,大家買小雞都是以“對”論價。有人還把小雞兩腳倒提,依此來判別小雞的雄雌。據說:這時候雞頭抬起并拼命掙扎的,長大后是公雞;而雞頭安靜下垂的則是母雞了。

雞蛋這種好東西,很多時候,倒成了淳樸的鄉親之間傳遞情誼的媒介。來了客人,雞蛋肯定少不了,蒸蛋、炒蛋、燜蛋、煎蛋都行,若是貴客,還能吃到酒娘蛋。團結互助是客家人的傳統,受助者事后一般要撿上十二或十六個雞蛋登門感謝。家里有人懷孕了,親朋會送雞蛋來賀喜,小孩出生,三朝時要給鄰里、親戚俵紅蛋,若是男孩,紅蛋又稱“洗卵蛋”。端午節,也有用罩袋裝紅蛋送親戚小孩的習俗。

正月開圩,集市上出賣一種用彩紙糊的公雞,俗稱“雞公子”,逐個仿照公雞的模樣制作,用麻桿做骨架,尾巴插一根雞毛,而雞腳卻簡化成一根尖長的竹篾,竹篾上還夾著一把小竹吹。賣家就像賣冰糖葫蘆似的,把眾多的“公雞”密密麻麻的插在一束稻草把子上,任人挑選。雞與“吉”同音,這種“雞公子”既是兒童玩具,又能夠寄托人們祈求新春大吉的希望。所以大人們都要買回一些,還把多余的插在廚房的灶君神位上,直至元宵節晚上燒化。

而如今鄉村寥落,空心村、空殼村不少,沒有人氣、少有雞鳴的鄉村,讓游子的鄉愁又何所依托?

中國瑞金網新聞熱線:0797-2557296

益配资